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界狂少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83章 石室之下

“少府主,我来轰开这石门!”
陈工积极出手,发力一掌轰在那石门之上。
雄浑的元气,带着巨大的力道,狠狠撞在石门上,让其摇晃起来,甚至连带着让整座教堂都颤抖了起来。
只是,如此威力巨大的一击,却并没能轰开那石门。
震颤一番之后,石门只是稍稍向内动了动,却依旧牢固,没有打开的意思。
这下,陈工感觉脸面有些挂不住了。
他再怎么说都是元胎境五重的高手,在这大灵界中,相当于大主教级的高手,是仅次于教皇的存在了。
结果现在,却轰不开一扇石门,这自然有些丢脸。
于是,陈工深吸一口气,这次动了真格,准备全力以赴,势必要将这座石门给轰开,绝不能再在少府主面前丢脸了。
只是,就在陈工即将动手之际,陈飞拦住了他:“还是我来吧!”
“这不是普通的石门,上面布置了阵法,正面硬轰的话,恐怕这教堂都要倒塌一半了。”
解释之后,陈飞向前一步,指尖冒出一抹元气,快速在石门上点了几下。
随着陈飞元气的注入,流转之间,一个复杂的六芒星图案,在石门上呈现,散发出一层暗红色的光芒,气势不俗。
“这气势,怪不得刚才难以轰开。”陈工感慨了一句。
说话间,陈飞再次出手,接连在六芒星图案上点了几下,几道光芒以特定的方向和顺序流转起来。
然后,“啪嗒”一声轻响,石门中间裂开一道缝隙,自动从打开。
陈工见状,双目放光:“不愧是少府主,阵法修为也如此厉害!”.八
陈飞没有理会陈工的马屁,向前一步,踏入石门后那黑乎乎的空间之中。
陈工紧跟其后,二人走了一阵子,发现这石门后的通道是斜着向下方延伸的。应该是进入了类似于什么地下密室之内的地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搞得这么神秘,还用三位主教来守卫。”陈工正嘀咕着。
忽然间,一阵“咻咻咻”的破风声从通道两侧快速袭来。
一根根利箭,穿刺而来,速度极快,力道极大,眼看要将二人穿透。
但,陈飞只是挥了挥手,就直接将这些利箭全都击落,一个不剩。
“还有机关,越来越有意思了!”陈飞眯了眯眼,继续前行。
随着逐步的深入,这一路上的机关也遇到了不少。有烈焰焚烧,有寒冰冷冻,有毒气侵袭,还有猛兽袭击,可谓层出不穷。
但对陈飞来说,都只是小玩意儿而已,随手一下就打发解决了。
在度过了九道机关后,二人终于走出了狭长的通道,来到一间灯火通明的石室中。
不过,此刻的石室中,已经有数十名面色发白,但却身材精壮的男子,手持武器,围在了出口处。
在这些护卫身后,石室的正中间,站着一名身穿月白色长袍的长发男子。
“你们是何人,胆敢擅闯我双河教堂密室!”
对方一声厉喝,那些手下马上动了起来,朝二人围攻而来,一个个杀意凛然。
陈工率先冲了出来,噼里啪啦一阵响动过后,迅速将这数十名护卫全都放到。而这不过耗费了数息的时间而已。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长袍男子见状大惊,又呼喝了起来。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工一把拎起,提到了陈飞身边。
“少府主,这家伙是个普通人。不过,刚才那些护卫,倒是有些奇怪,似乎都有些神志不清,不知道痛觉,动起手来完全是拼命的架势。”陈工解释了一番。
陈飞轻轻点头,眼神瞪向长袍男子,冷声道:“说,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设置,用来干什么的?”
“大胆,这等秘密,岂是——”长袍男子还在呼喝。
陈飞有些不耐烦了,手掌落到长袍男子头顶,直接动用神魂。
这家伙只是普通人,神魂强度几乎没有,很快就陷入昏迷。
很快,陈飞结束了探索神魂,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来,大步流星的朝前方走去。
陈工赶忙跟进。
穿过这石室,里面连接着更多的石室。
走入一间,室内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还有各种草药、矿石等物品,好似一个实验室。
继续前进,前方又出现了类似于餐厅、休息室、卧室等地方。
在这教堂地下,俨然挖出了一层额外的空间。
这些房间中,活动着七八名同样身穿长袍的男子,不等他们开口,就被陈飞出手击晕了。
穿过这些房间,前方出现一个偌大的石室,里面被隔离出一个个小隔间来,而这些小隔间中,关押着不少年轻女子,基本都是容貌清秀之人。
甚至,有些小隔间中,还有长袍男子,正在这些年轻女子身上,肆意的释放着兽欲。
“这密室,难道是双河教堂神职人员,私下玩乐的地方!这些女子,恐怕都来历不明吧!”陈工面露怒色。
陈飞依旧没有说法,而是继续前行。
这次,他们来到一间稍小的石室。
这里面也被分隔出一个个小隔间,只是里面关的不是年轻女子,而是一名名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孩,有男有女。
“这么小的孩子,他们都——”陈工眼睛泛红,怒意上涨。
陈飞依旧没有说法,而是继续深入。
当他来到最后一扇门前的时候,一层光幕挡在了面前。
“又是阵法!这里面,有秘密!”陈工道。
陈飞微微眯眼,一掌拍出。
“轰”的一声,光幕直接碎裂。
紧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里面喷涌而出。
那股腥臭的味道,让陈工差点没一下吐出来,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呕——”陈工哕了一下,抬起头来,“这到底——”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看到室内的景象,整个人就愣住了。
本就愤怒的双目,此刻几乎要喷出火来了。脸上的怒色,此刻直接变成了暴怒和愤恨,肌肉狠狠地颤抖,右手关节捏得咯吱作响。
这一路修行到如今这般境界,陈工还从未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但,在这一刻,他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