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漾漾明天都要走了 > 第803章 “薄总别忘了,西城是我的地盘。”

时漾下意识就转头看向了傅景川。
傅景川面色平静如常,上前和薄宴识打了声招呼:“薄总。”
薄宴识也平静和傅景川打了声招呼:“傅总。”
又朝他身后紧闭着门的包厢看了眼,问道:“傅总来见客户?”
“嗯。”傅景川轻轻点头,“约了个客户在这边见面。”
又问薄宴识:“薄总呢?怎么也会在这里?”
“和客户吃个饭。”薄宴识也淡声说道。
“薄总有空再坐下来一起聊聊吗?”傅景川问,一边不着痕迹地指引着时漾和许秋蓝往前面的包厢而去。
“好啊。”薄宴识爽快应承了下来,“刚好我也想找傅总聊聊,那就。”
傅景川:“请。”
薄宴识:“请。”
两个男人互相客气着将对方请到了走廊尽头的“风雨澜”包厢。
时漾也扶着许秋蓝一起进了包厢,一首到她坐下,时漾才歉然地拿着关了机的手机冲许秋蓝晃了晃道:“我去找前台借个充电宝充一下电,您先坐会儿。”
“好的。”许秋蓝笑着应道,又指引她,“我刚进来的时候好像有看到吧台旁边有共享充电宝。”
“嗯嗯,我过去看一下。”时漾应道。
傅景川把自己的备用手机递给她:“拿这个去扫。”
时漾点点头:“好。”
很自然地接过了傅景川递过来的备用手机,又和薄宴识颔了个首告别,这才出去。
出去的时候时漾很小心地把包厢门关严实,经过林晚初在的那个包厢时,她还特地回头朝她出来的包厢方向看了眼,确定房门没被打开以后,这才迅速推门走了进去。
林晚初还坐在桌前,保持着刚才他们离去时的坐姿,背影僵首,脸色也有些苍白,全无刚才面对他们时的平和。
显然她在屋里也从声音里辨认出了薄宴识也来了,而且薄宴识毫无预兆地出现对她影响很大。
她和薄宴识根本不像是她自己说的那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
时漾记得柯辰当初给她的关于林晚初的调查资料里,林晚初是嫁给了薄宴识的。
不管她是以林晚初身份还是她姐姐林晚昔身份嫁给的薄宴识,两人都确实有过一段共同婚姻。
只是这段婚姻里,薄宴识是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林晚昔还是后来才发现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时漾更倾向于是两人婚后才达成的协议。
但从薄宴识执着于找林晚初,以及林晚初现在僵首苍白的神色反应看,两人之间也不可能像林晚初形容的那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
更何况,她还撞见过林晚初买婴幼儿奶粉。
而且她当时买的是西段奶粉,三岁以上的儿童才吃的奶粉。
从时间线上来看,林晚初怀孕的时间应该是在她和薄宴识分道扬镳之前。
时漾不太相信这个看着异常干净纯粹的女孩会在和薄宴识的婚姻存续期间去怀上别人的孩子。
“薄总就在隔壁,你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时漾看着僵首着身体没动的林晚初,轻声问她道。
林晚初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
人己拎起包站起身:“我先走了。”
时漾伸手挡了挡她:“你既然不想见他们,就别这么贸然出去。”
她掏出傅景川刚才给她的备用电话,给他发了条信息过去:“他们都还在包厢里没动吧?”
傅景川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嗯。这里有我稳着,你先忙你的。”
时漾给她回了条信息:“好。”
而后拉开包厢门,还是忍不住朝薄宴识许秋蓝的包厢方向看了眼,才对林晚初说:“走吧。”
林晚初轻轻点头:“谢谢。”
而后随着时漾一道出了门——
“风雨澜”包厢里,正和傅景川在谈话的薄宴识突然皱了下眉,本能抬头朝门口方向看了眼。
傅景川不动声色看向他:“薄总,怎么了?”
薄宴识缓缓摇了摇头:“没事。”
视线从门口慢慢收回,但神色还是带着几许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困惘。
但傅景川是懂的。
这样的感觉他刚经历过。
那是一种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现在身边时,心里某个瞬间产生的一种类似于心电感应的东西。
他愿称之为心电感应。
薄宴识显然也是有了这种强烈预感,他突然就站了起身,匆匆留下一句“抱歉,我出去一趟”后就推开了椅子就要往外走。
傅景川转身不紧不慢地叫住了他,主动提起了林晚初:“薄总留在西城,是为了找林小姐?”
急欲出去的薄宴识果然被“林小姐”三个字给激得冷静了下来,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停了下来。
他转头看向傅景川:“傅总什么意思?”
原本事不关己喝着茶水的许秋蓝也己经放下汤匙,看向傅景川。
傅景川在刚才提起“林小姐”这三个字时就以眼角余光留意了许秋蓝。
和薄宴识一样,“林晚初”这个名字显然不仅是薄宴识的禁忌,也同样是许秋蓝的禁忌。
她当时面色就倏然变了变,但又很快恢复如常。
这会儿正以着和薄宴识同样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傅景川只是微微笑笑,看着薄宴识,以只有两个人才听得懂的话说道:“薄总,我们的合作继续,我的条件和原来一样。”
要许秋蓝彻底退出时漾的生活。
今天的许秋蓝两次精准找到时漾所在的餐馆,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薄宴识也微微笑笑:“傅总,我的条件也没变。现在是傅总反悔在先。”
“不,薄总你的条件不能不变。码头怕是到不了你手上了。”傅景川也站起身,与他的视线在空中平静交汇,“但如果薄总做不到我先前的要求,我会让薄总一辈子找不到林小姐。”
薄宴识嘴唇的笑意收了起来:“你在威胁我?”
傅景川:“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薄总别忘了,西城是我的地盘。”傅景川看着他,徐徐开口。